•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一切从道士下山开始 > 第三十九章 粮战

      第三十九章 粮战

        乔昭才淡淡一笑道:“如何啊?”

        赵玉璞暗暗松了口气,乔昭才说十成不就是不想谈这场合作吗?

        李康微微一愣,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李大人啊,我是个商人,但是我首先还是个人!”

        乔昭才把弄着手上的玉戒指道:“如果让我为了钱,将万民置于水火,我的良心过不去啊。”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聊不下去了是吧。”

        李康冷冷的哼了一声。

        乔昭才笑道:“我想,应该是的吧。”

        闻言,李康冷哼一声,站起身子拂了拂袖子,道:“别忘了,梁安县是老夫的地盘。”

        既然合作谈不下去,就不需要给面子了。

        先利诱再威逼,这是为官之人的惯用手段。

        说完后,李康就准备踏步离开。

        “你是在威胁本公子吗?本公子生平最不怕的就是威胁,最恨的也是被威胁。”

        乔昭才眯着眼看向李康。

        李康没有转身回话,直接就离开了。

        赵玉璞在一旁淡定的喝了口茶,看来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乔昭才面色缓和,笑道:“赵兄,我肚子有些饿了,一起去吃个饭?”

        “好!”

        赵玉璞笑了笑。

        乔昭才对赵玉璞的称谓已经从赵县令改成了赵兄,这样的称谓显得更亲切一点。

        至于乔昭才为什么宁愿顶着李康的压力都要帮助他,赵玉璞也不太清楚。

        但是他知道,乔昭才是有所图的,至于是图什么,赵玉璞还不知道。

        …………

        几日后,不停的有人从乔昭才手中买去大量的粮食,每一次都买去一千石至一万石不等。

        这一点赵玉璞有所发觉,他觉得有些奇怪。

        赵玉璞想了想,还是问了乔昭才:“乔公子,你有没有发觉这几日有些买粮食的人很奇怪?”

        乔昭才点了点头:“发现了,应该是李康的人。”

        赵玉璞仔细思忖片刻后,恍然大悟:“是不是想买走我们这边的粮食,再次抬高粮价?”

        “赵兄猜的不错。”

        乔昭才笑了笑:“赵兄很聪明,未经商却懂的很多。”

        赵玉璞问道:“乔公子可有应对之策?”

        “自然有。”

        乔昭才眼中有些不屑:“我曾经以一己之力让武国的粮价崩溃,一个国家都拦不住我,李康又算什么东西?”

        赵玉璞微微一愣,看来乔昭才算是一个商业奇才了。

        自古以来,不与商人玩钱,不与官员争权。

        显然,李康想要用一些小手段,在商业领域打败乔昭才,这是不明智的。

        “既然想玩,我就让他血本无归。”

        乔昭才重重的伸了个懒腰,走出门外。

        …………

        次日,乔昭才提高了粮价一两银子一百斤粮食。

        李康的人仍是在持续的购买粮食。

        乔昭才通知了青州天下粮铺的总管家,让他将尽可能多的粮食送来梁安县。

        第二日,乔昭才再次提高粮价,一两银子八十斤粮食。

        李康没有怀疑什么,仍是不停买入。

        第三日,乔昭才如同以往一样再次提高粮价,一两银子六十斤粮食。

        这一日,李康似乎发觉了什么,停止买粮。

        三日时间,李康花费十五万两银子,买入了十八万石的粮食。

        “该收网了吧。”

        赵玉璞看向乔昭才。

        乔昭才眯着眼笑了笑,看向眼前的账簿,道:“是该收网了。”

        现在乔昭才手里还有十万石粮食,不急着卖出。

        第二天,乔昭才的粮铺关了门,李康误以为乔昭才已经没有粮食了。

        所以他趁机开仓卖粮,一两银子四十斤的粮食,看起来比以前良心了。

        但价格仍是太贵,没有多少人去购买。

        前几日乔昭才开仓卖粮的时候,百姓们早已屯了大量粮食,现在他们根本就不会去再买李康的粮食。

        乔昭才就是抓住了这个空档,抓紧聚集青州四方之粮。

        十日后。

        百姓的所屯粮食基本吃完,乔昭才的粮食也已经运到。

        现在,粮食已到。

        那粮战也该开始了。

        乔昭才即日起开仓卖粮,粮价依旧是一两银子一百二十斤粮食。

        这价格就与那一两银子四十斤粮食行成鲜明对比。

        百姓们拥在乔昭才的粮铺门口,而李康粮铺那便几乎无人。

        没几日的时间,李康也压低了粮价,同样是一两银子一百二十斤粮食。

        李康如若将手中粮食全部卖出,算来算去亏不了多少钱,毕竟有很多贪污的灾粮没有成本价。

        但乔昭才岂能如他所愿,直接就再次压低粮价,一两银子一百三十斤粮食。

        人是贪心的,是爱占小便宜的。

        整整多出的十斤粮食,不要白不要。

        李康没有办法,只得再降粮价。

        只要梁康降了粮价,乔昭才就会再加十斤粮食。

        想玩那就陪你玩,看看谁更狠。

        乔昭才有的是钱,他最不缺的就是钱。

        就算是把粮食免费送于百姓,也不心疼。

        但是他就是想让李康降低粮价,让他血本无归。

        随着粮食不断涌入梁安县,李康早已没有了抵抗之力。

        这一日,赵玉璞和乔昭来到了李康的府邸。

        乔昭才笑眯眯的看着李康:“好久不见啊,李大人,看你这气色,是不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不如意的事了啊。”

        赵玉璞在一旁噗嗤一笑,这乔昭才倒是有些意思。

        李康满脸黑线,冷冰冰的说道:“你来这干什么?”

        “不干什么。”

        乔昭才笑了笑:“就是想把你的粮食全买了,意下如何?”

        李康微微一愣:“价格?”

        乔昭才缓缓伸出两根手指:“一两银子,二百斤粮食。”

        李康眼皮微微一跳,脸上的肉也不自觉的跳动了一笑。

        “一两银子二百斤粮食,你还真是贪心啊。”

        李康咬了咬牙,用极冷的眼神看着乔昭才。

        “李大人如果觉得这价格不行的话,那就一两银子三百斤粮食。”

        乔昭才淡淡的吹了吹手指,看向李康。

        “你在和老夫开玩笑吗?”

        李康皱眉看向乔昭才,脸上已经涌现出了怒火:“大乾国的粮价是一两银子一百二十斤粮食,你一两银子想买三百斤粮食?”

        闻言,赵玉璞忍不住了,他嗤笑道:“原来你是知道乾国粮价的啊。”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