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我在人间当丧尸 > 第四章 陌生男子

      第四章 陌生男子

        天是我成为僵尸的第89天,我跟前男友同的好友小章给我发了条微。

        “老郑死了”

        在郑英杰的葬礼上,我第二次看到他的老婆,年幼的女儿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已经失去了父亲,一直缠着妈妈问:“爸爸去哪了呀?”女人红肿的眼睛次灌满了泪水,抱着孩子闷声哭了起来。

        “嫂子节哀”小章和我朝着郑英杰的灵位鞠了一躬,相框里的黑白照片应该是他的照印出来的,还是那么痞,眼睛里充满了不屑。还记得他曾经对我说,等四十岁了就去山里当和尚。我搂着他的脖子说,那会儿我就在你庙的隔壁盖个草房当尼姑,天天缠着你,和尚配尼姑多有意,他听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说:“三十来岁的尼姑是小尼姑还是老尼姑呢?”距离他的40岁还有5年,他没有当和尚我也没有当尼姑,他死了,我却不小心得以永生。

        冰棺里的他满脸灰白,嘴唇干裂,一副严重脱水的样子,黑色装套在他身上看起来格外扭,就像是田野里的稻草人披了衣裳,

        “怎么突然就走了?”

        对于郑英杰的死我无法形自己的心情,面对这个曾经重伤过我的男人他死了我应该是高兴的,可为么我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或许是对那个天懵懂的小女孩感到难过吧。

        “不道,说是在酒店里发现的尸体。”小章小心翼翼朝围看了看压了声音继续说:“洁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门虚掩着,老郑全身赤裸躺在地上,身体就像掏了一般,肚子都凹进去了。”

        “让女妖精吸干了?”

        “么女妖精啊,八成是女鬼!酒店监控看见有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跟他一起进去的,戴着口罩。洁报警的时候房间里就他一个人,监控也没看见那个女人么时候走的。”

        “前台没有登记吗?会不会是从窗户溜走的?他是惹着谁了?”

        “就登记了他一个人的息,不跟你说了,反正啊,人死了恩怨也散了,你也恨他了。”

        小章拍拍我的肩膀,我白了他一眼:“恨他?他也配?女人最蠢的事情就是为了一个伤害自己的男人而苦难哭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嘛!”

        “你还挺想得开,不过你怎么大白天还戴着帽子墨镜还有口罩啊,长袖长裤的,虽说秋天了,可也有30多度呢!”小章想要拿下我的帽子,我一把将他的手拍开。

        “我得了荨麻疹,不能吹风,不然一脸麻子以后没法儿看了!”

        “就你事情多,不过你现在在干嘛啊?辞职以后,还有入吗?”

        “不劳您费心啊,我现在在鬼屋当NPC,我还是本的NPC之星呢!”

        我跟小章还在趣,这时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走了过来和我招呼。扎了一个马尾,声音很温柔对我说:“我可以坐这里吗?”

        “帅哥啊!兔子你可得抓住机会了!”小章一脸贼笑

        “呸,不婚不育芳龄永继,不生不养仙寿恒昌,你没听过啊!”我小声对身边八卦小章说道。

        “那你老了没孩子咋办?”

        “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有儿孙我享福。我一个人逍遥又自在,你老了就羡慕我吧!”

        想想还是,等小章成了老头我估计还是蹦乱跳的,想到几年都一个人过,看尽间沧桑田,物换星移,哎,我不就是当代神仙嘛!妙啊!

        “您是?我们这桌儿本上是郑英杰的朋友和同事。”

        “哦,我是他的朋友。”

        气氛有些尴尬,我和小章小声叨叨觉得从没见过这个人,反正也是来吃席的还是少说话比较好。

        吃饭的时候,郑英杰的老婆在台上一边哭一边忆自己和他的浪漫往事,要不是郑英杰的照片挂在灵堂里,围摆了一圈圈,我还以为是参加他俩的结婚纪念日呢。

        因为郑英杰的婚礼我是没有包过红包的,他的葬礼我自然也没有包白包,我是蹭着小章的白包一块儿进来的。而人的食物我也不爱吃,所以没有理由包了,不然我也太吃亏了。

        马尾辫吃饭的时候十分斯文跟旁边的小章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说马尾辫吃饭是细嚼慢咽慢慢品尝食物的味道的话,小章简直就是饿鬼扑食,野猪吃槽,他说自己包了不少得吃来。因为实在难以下咽,我只能象征性喝几口汤,马尾辫像是道我胃口不好一样,夹了块文昌鸡给我。我看着白色鸡肉上带着点点血丝顿时胃口大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盘鸡吃了个精。

        走出酒店,马尾辫说要开车送我家,本想拒绝但是小章早就不见了踪,想想自己是只僵尸,也没么好怕的,于是上了他的车。

        “李小姐家住哪里?”

        坐在副驾驶上的我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道我姓李?

        “这条直开,前面左拐就到了很的。”

        太阳下山,天已经黑了起来,我给他的离王主的店不远。

        可他似乎没有按照我的开,而是直往我家的方向走,我心中的不来重,就在他等红绿灯的间隙我猛地推开车门跳下车,好在是等红灯,围的车虽然停下来但是也都我的行为吓了一跳。不少司机气愤的鸣喇叭催促我离开,我往边跑的时候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轻蔑一笑并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试图追上来,而是伸长手把副驾驶的车门关上,朝我摆了摆手缓缓关上车窗。

        “天呐,他的胳膊是有两米长吗?是个怪物吧!”

        我慌忙逃开朝王主的店奔去,太反常了。是变成僵尸,然后前死了,又遇到一个似乎么都道的马尾变态,感觉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预谋发生的,不行,我得抓着王主问个楚!

        车里,男子拨通一个号码,用冰冷的声音说:“这事情我来处理,你就当么也不道。”。

        电话那头停了几秒钟一句,道了……

        J市的夜晚,霓虹灯初上,夜市也摆了起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身踉跄奔跑着,时不时头看,仿佛有人在后面追他,可大街上奔跑着的只有他一人。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