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我在人间当丧尸 > 第六章 光脚的小孩

      第六章 光脚的小孩

        苏景行、王主、我一行三人开始了寻相的道,苏景行因为身份地位殊成为了队的leader,王主自告奋勇成为智慧担当,对比我表示十分不解。与王主相处下来的几个月,我甚至怀疑当初僵尸吃掉的是他的脑子不是吸了他的血,当然我也只能心中暗暗嘲笑可不敢当面说他的坏话。而我的作用只是吸引凶手,简称工僵尸。

        “我们为么要来下水道找相啊?”

        我捏着鼻子一脚浅一脚在下水道小心翼翼走着,苏景行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上面有几个按钮,漆黑的下水道里,黑盒子闪着的红色波夹着从缝隙里透出来的阳显得十分诡异。

        “只有到案发现场能离相进一。”

        “马尾辫,你手里拿着的是么啊?”

        “量子探测仪,僵尸、鬼魂还有人的磁场是不一样的,这个可以楚探测出五米范围内与人体电磁波不同的能量。”

        “么?还有鬼?”王主立马弹射到苏景行身边紧紧地挨着他,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我离他俩差不多三米远,这么看着他俩还挺有CP的。

        “王主,你一个僵尸还怕鬼哦!觉毫无逻辑可言啊!”

        “僵尸就不能怕鬼啦?这是你的偏见!”

        “可是,我们是僵尸啊,按道理说跟你的磁场是不一样的,怎么你的仪没有反应呢?”

        我前凑了凑,只见黑色盒子上面显示出红色、黄色两种,红色只有一格,黄色明显比红色要长一些,旁边还有一个格子是没有显示颜色的。

        “哦~我明白了,你是人所以你是红色的,我跟王主呢是僵尸,所以我们是黄色的,然后两只僵尸的波比一个人的波要长,如果有鬼,那么另外一个格子就得亮了,我猜是绿色。果然,抓鬼也要讲高的!社会进快了,都赶不上趟了!”

        我对自己的推断十分满意。

        突然,静的下水道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是脚掌在地面的声音,闷闷的啪啪声。黑盒子绿色的柱立马亮了起来,王主刚想张大嘴尖我的拳头就塞进了他的嘴里。

        “嘘,王主,不要啊,小心草惊蛇,你一个男僵尸胆子大一点好不好?”我小声抚王主。

        “是吗?你不怕?”

        苏景行一脸冷笑轻蔑地看着我。

        “我当然不怕啦,我僵尸还能怕鬼啊?”

        “那你从我身上下来吧……”

        这时我意识到,我跟王主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苏景行身上,一前一后十分滑稽。我和苏景行离的很,靠一点点嘴巴都要贴一起,还好下水道里黑不溜秋不然他肯定会看到我的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咳!那我不是要堵住王主的嘴嘛!”我干嘛从苏景行身上下来,顺还踹了王主一脚。

        苏景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手电筒,啪的一声,手电筒的束射了出去,只见下水道上一排绿色的脚印向远处延伸落进了黑暗里。

        苏景行用手比划了一下说:“这么短,是小孩的脚印。”

        “这个,用眼睛看就能看出来吧,苏生。”

        王主下意识说出口,苏景行明显尴尬住了,我捂着嘴偷偷笑。

        “跟着脚印走。”

        苏景行不理会我们的嘲讽起身前走,走了约莫三米,脚印失了。

        “马尾辫,脚印怎么凭失了?”

        “苏生,要不明天来吧,我觉得这里很冷,还有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吓人了!”

        “王主,你到底是不是僵尸啊?你怎么么都怕啊!”

        “李图啊李图,我讲了一万八遍,僵尸跟人区不大的,人可以怕鬼,僵尸就不能怕鬼了?”

        “有时候,比起鬼,人可怕呢!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我忍不住怼了过去,此时边传出叽叽叽叽的笑声,很像老鼠,但是……老鼠会笑吗,难道成精了?

        “李图,你道比人可怕的是么吗?”

        对于苏景行突然的问话我还没来得答,他立马侧过身子将手电筒对了水沟,下一秒我的心脏就跳到了嗓子眼,连怕鬼的王主都长大了嘴巴发不出声音。

        “是不人不鬼的怪物!”

        他怒吼一声迅从袖口甩出长鞭,锁住了那只“怪物”的脖子,只见怪物十分痛苦地跪在水沟里,双手不停地扯脖子上的牛皮鞭。

        无法形它的模样,身高约莫一米出头,浑身青绿色的皮肤皱巴巴的像个老头,脑袋上稀稀疏疏几毛发,头顶凹凸不平。没有眉毛,但是长了一张小孩的脸,一颗牙齿都很尖,嘴唇很薄本包不住一口獠牙。手臂出奇的长垂到膝盖,手之间长了蹼就像鸭子的脚。大腿和小腿也十分细,脚掌倒是和小孩儿的脚掌一样。

        它开始用力呼吸,次呼吸肚子就会凹进去一大块,仿佛腹腔里是的没有脏,它来躁动,嗓子眼里发出尖锐的叽叽声,苏景行手中的鞭子开始紧,它的脸从之前的青绿色变成了青灰色,眼珠开始外暴,舌头也伸了出来。

        “呜呜呜”

        它是在哭吗?眼角开始有豆大的泪珠滚下来。它们的跪在地上开始对着我们作揖,仿佛是我们它一命。

        “马尾辫?”

        “苏生,干脆给它痛快吧,你这不是虐待动物吗?”

        王主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瑞士军刀,一靠水沟里的怪物。

        怪物看到明晃晃的军刀,吓得一直后退,脖子上的牛皮鞭的发的紧,不一会儿就晕死了过去,躺在了脏兮兮的水沟里。此时王主已经来到了怪物身边,手起刀落之时,苏景行用力一将怪物到了脚边。怪物滑腻腻的身体碰到了我暴露在气中的肌肤,吓得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留口。”

        苏景行将怪物装进了黑色袋子,扛在肩上出口走去。王主站在水里一言不发看着渐渐远走的苏景行,我捡了块石头朝王主扔了过去。

        “走了,王主,你胆子好大啊,我都吓得死。看来你只怕鬼,不怕怪物。”

        王主笑了笑说:“怪物是的,碰得到的,有么好怕的,鬼可怕的,摸又摸不到,时不时跑出来吓你一跳,心脏病都要犯了!”

        怪物进了后备箱,我坐在副驾驶揶揄苏景行:“马尾辫,看不出来你是个狠人啊!”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不下手为,它攻击我们怎么办?”。

        坐在后排的王主一声不发,看着窗外仿佛有心事。我看了一眼王主,心沉了下来。天的他反常了,下水道里一开始胆小如鼠,后面直刚到了怪物面前,到底哪一个是的他?苏景行也是,他是怎么发现怪物的,而下手那么,怪物少说也有五十斤,他这么瘦一把就将怪物了上来,看来这两个人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午夜的街道,一辆黑色的汽车行驶在旷的大马上,车里坐了三个人,一言不发,心中各有各的盘。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