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我在人间当丧尸 > 第九章 达瓦拉姆

      第九章 达瓦拉姆

        眼的龙婆着约莫十岁上下的模样,是听苏景行说,龙婆是1938年生人,这样算来已经80岁往上走了!

        “这要是开个播得吸多少粉啊!大护肤妆司不得抢着做言人?干脆我们跟作,大捞捞一笔”

        我贴近苏景行轻声说,生怕对面的龙婆听见生气给我下个蛊什的。苏景行趁着龙婆不注给我来了一肘子,疼得我龇牙咧嘴。

        “龙婆啊,什叫小鬼胎?”我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奇地问。

        “民间有说中元节出生的小孩是胎,硬克人。七月十是鬼节,这百鬼放假,可以上阳间放松放松。十的半夜鬼门开,一到十的半夜关,所有的鬼必须在鬼门关闭之回阴间,否则就滞留阳间成为孤魂野鬼!同时整个阴历七月也是一年中阴气的月份,游魂增多,夜间不能啼哭,不能吹哨,否则易引来百鬼!”

        “我们今步时容易撞邪!”

        听完龙婆的话吓得我抱着煲仔饭一往苏景行身上靠,难怪今一进村子就毛骨悚。

        “了,还会怕这?”苏景行白了我一眼:“龙婆您着说。”

        “在鬼节出生的孩子称为鬼仔。也就是说,鬼节出生的孩子是游荡的小鬼变成。据说阴气的人容易气虚,容易胃寒,肢冰凉,而且容易招来恶鬼。,鬼节出生的人八字运。十日生:日生人,夫妻敬,子孙刑克,强争斗,破害,卅之后方来馀庆,男离租,他乡发,女人克夫,必配硬,安之。”

        “不会吧,煲仔饭真的是小鬼啊!”

        我着怀里犯困的煲仔饭,眉头皱成了一团绳。

        “当也有说法是鬼节出生的人叫胎,古书有云:“星,是日月之灵,胎之藏,地赖以综气,日月之而。东方岁星真皇君,名澄澜,字清凝。……南方荧惑真皇君,姓皓空,讳维淳,(字)散融。”有不少人认为鬼节出生的人会见一不干净的东西,运也会比较坎坷;也有的说鬼节生人大多与地藏菩萨有缘,更多的人还是信,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整日怨尤人,运注定难安,凡积极进取,运必有福报。”

        龙婆见我满脸愁云,补了一句:“要信科学,小孩子是这个日子生的罢了。与时无他,不要太过于迷信。”

        我下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这日子发生的让我没办法信科学。龙婆了一眼煲仔饭的模样就说他是今生的,来是有点说法的。不过也不尽,说38年生人我就信?说煲仔饭今生的我就信?等会儿要是说有的没的后什灾啊祸啊什的找借口让我们花钱免灾,我就断定是个骗子,对,还是要信科学!

        “龙婆,刚才个疯子?”

        苏景行出我的疑惑开始一点点询问村子和龙婆的。龙婆深深地了我们一眼,叹了口气,裹了裹身上泛黄的麻布披肩娓娓来。

        龙婆以不叫龙婆,有一个听的名字达瓦拉姆,是月亮仙女的思。1950年2月云南放后,全省有较大股匪250余股、5万余人。楚雄、玉溪地区匪尤为严,土匪武装连占、牟定、易门等10余座县城。云南军区为迅速剿灭匪,于1950年4月1日成立剿匪委员会,强对剿匪肃斗争的挥。至年底剿匪成功,龙婆就是个时候认识了来云南参与剿匪工作的丈夫。随后也跟着丈夫来到了老生,为丈夫名字里有个龙字,所以村里的人叫龙婆,有丈夫会喊拉姆。

        为龙婆是云南人,村里的人迷信说说苗疆巫女,会下蛊害人,丈夫无数跟村民释毫无用处,后夫妻二人要搬到村子里偏也是现在高的置,盖了一座云南吊脚楼给龙婆。

        龙叔是98年走的,一生无儿无女,在是放初做过贡献,每个月的补助还是丰厚的哪怕龙叔世,镇上每月会按时往龙婆的账户里打钱,逢年过节也会派人过来慰问,打扫里卫生什的。

        “后来,村里的人渐渐地忘记了我的存在,个女人的孩子是被老卖了的。为已经生了三个女娃娃了,胎还是个女娃娃,来趁着女人不注孩子扔了,我给拦了下来说自己养着。女人自己也是的,也没说什,估计是觉得能着也在一个村里,能见到。谁曾还没到一个星,个男人就带了一群人冲了进来,孩子要了,说在城里给找了一个买。至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个娃娃,来也差不多十一二岁了。女人一以为是我女娃娃练了蛊,所以就疯了,十几年一在我屋子头转悠。后来我就报了警,买卖婴儿是犯法的,镇上的警员说会排查。等到查到户买时早已人楼空。问了隔壁邻居,说是什这户人是搬来的,时少能见到,每也是戴着口罩不清模样。后来户人的房东说,收房的时候屋子里是消毒水的味,垃圾桶里还有针。哎,个娃娃怕是凶多吉少。也是七月半生的,有苦。”

        龙婆伸长手摸了摸我怀里熟睡的煲仔饭,笑的开心:“跟这个娃娃像,如女娃娃没有被卖掉,估计也能长这大了吧。”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该不会煲仔饭就是个被卖掉的女娃娃吧,转念一也不对,煲仔饭就是个小怪模样,跟人类扯不上一点关。

        离开村子以后,我在车里问苏景行:“龙婆没有说实话对不对?”

        “什思?”

        “信什不会吗?如不会下蛊,为什会说个女人手里头藏了毒,为什我脸上抓伤要给我喝汤药。”

        “可能也就是一民间偏方吧,太多了。”

        “不对,后面说的话,分是让我们觉得煲仔饭就是当初十几年的女娃娃,什消毒水的味,针,是说什?人实验?煲仔饭是人试验?”

        “是不是小说多了?”

        “也许吧,哎呀,毕竟我自己是僵尸了,多嘛。”。

        我苏景行一盯着方脸色也没有任何变,我打哈哈敷衍过。我回头了车后座的煲仔饭,假如真的是实验女娃娃,这十几年,吃了多少苦头?

        苏景行的车渐渐消失在黑夜中,而龙婆的吊脚楼里,一个黑影走了进……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