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狂齐 > 第四十四章 从此消失的神话

      第四十四章 从此消失的神话

        如今。

        南陈。

        已经到了陈顼统治时期。

        最初。

        做为

        {废帝}

        陈伯宗的辅助大臣。

        可没少往手里捞势力。

        在高湛驾崩的同一年。

        公元。

        568年。

        10月。

        陈顼。

        以清理朝中腐败的名声。

        率兵攻入皇宫。

        废陈伯宗自立。

        说。

        “我的亲侄哟,你性格太过懦弱,担当不了重任啊,劝你还是退位吧,保命要紧哦。”

        性格即便再软弱。

        有人威胁到自己的皇位。

        赔本的买卖可不能干。

        陈伯宗。

        颤颤巍巍。

        眼神透着怨气。

        反驳说。

        “叔父,我父刚刚驾崩,生前何等器重于你,你竟趁先皇驾崩之际夺亲侄大位,难不怕遭天谴也?”

        说的多了。

        弄的陈顼也烦。

        “省省你的吐沫星子吧,现在我是皇帝,哪轮得着你说三道四。”

        便将。

        陈伯宗软禁在金陵宫。

        陈顼。

        有抱负。

        更是个有很大野心的皇帝。

        看见对岸。

        北齐国混乱。

        奸臣当道。

        百姓颠沛流离。

        便想趁机打劫一把。

        “寡人听说齐国出美人,我要不要打过去看看?”

        在众臣的劝谏之下。

        陈顼。

        御驾亲征。

        兵将。

        见皇帝驾九剩亲赴前线。

        士气大增。

        一举夺回了。

        北齐掌控数年的燕云十六州。

        甚至。

        想趁机攻灭北齐这块难啃的骨头!

        陈顼。

        自信心爆棚。

        志在必得。

        未曾想。

        仪征时朝中诸公却意见不一。

        主战派。

        只占三分之一。

        态度始终不坚决。

        多数的人。

        则过惯了稳定安逸的日子。

        每天三餐有汤。

        有酒有肉。

        自然不希望爆发战争。

        “陛下,我朝久经战乱,好不容易再遇盛世,何必再因战争而回到如初呢。”

        搞得陈顼非常窝火。

        “前怕狼,后怕虎,乃妇女之鉴,做为南陈的大臣应当不惧战乱。”

        最后。

        司空大将军。

        吴忠策主动请缨。

        说。

        “北齐气数已尽,与其被别的帝国瓜分,倒不如我们趁机扩大霸业版图。”

        鼎力支持陈顼的做法!

        连司空大将军都出动了。

        这才。

        坚定了陈顼那颗久久臊动的心。

        北齐。

        武平4年。

        公元。

        573年。

        3月。

        陈顼。

        任命吴忠策为大都督。

        征讨驻军士。

        裴器为大司马。

        统率。

        15万大军北伐。

        吴忠策。

        为了防止军队动静过大。

        刻意。

        兵分两路。

        东路。

        由自己亲自指挥,

        向秦郡一带进发。

        西路。

        由都督黄发豪统率。

        向溧阳方面进军。

        北伐军。

        一路进展的异常顺利。

        还有意外收获。

        缴获三封。

        齐国上报北周的密信。

        黄发豪任巴州刺史。

        卢广拿为前锋。

        齐。

        陈。

        两军

        不是冤家不碰头。

        正巧走了个对脸。

        在霸县相遇。

        南陈军。

        一顿猛操作。

        杀的齐军人仰马翻。

        高纬。

        怕兰陵王功高盖主。

        便调高长恭。

        去镇压农民起义军。

        没了三军主心骨。

        南陈。

        大败北齐。

        接着。

        北周增援部队赶来。

        胖揍了一顿黄发豪。

        见识到真本领的南陈。

        瞬间。

        傻脸没了主意。

        只能。

        采取围魏救赵的打法。

        用了。

        不到一天时间!

        南陈军队。

        便逼近了溧阳城。

        吴忠策。

        则很顺利的拿下秦州。

        秦州是北齐。

        专门在秦郡南靖建造的一座城池。

        紧邻南陈国土。

        视为。

        边境防御重地。

        城前还修了专门的水渠。

        依附。

        长江和大运河的河堤。

        依做天然的保护屏障!

        听说。

        陈军来犯。

        齐军便凿断桥。

        割木头。

        做成栅栏放置在水中。

        将其阻挡。

        陈军的大规模进攻。

        木头栅栏并不管用。

        在水里。

        浸泡的时间久了。

        便开始膨化。

        吴忠策见状。

        便派御典内使。

        成文杞。

        带了几百名勇士。

        将木头在一夜之间。

        全部清除干净!

        大军随即跟进。

        秦州的重阵防御。

        也随之全线崩盘。

        前线失利。

        高纬。

        急的差点蹦起来。

        “怎么会这样?将领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立刻。

        召集群臣会议。

        开府仪同三司。

        王红。

        慢条斯理的说。

        “陛下,官军接连失利,邺都危在旦夕,人心臊动,如再派军队去屯兵江淮,东边的突厥,西边的北周,恐会趁虚来犯,请陛下以大局为重。”

        又接着说。

        “陛下,小臣料定,不出3年,只要帝国休养生息,广揽人才,灭南陈,吃北周,那简直易如反掌。”

        完美主义者。

        永远不理解浪漫主义者的思想。

        高纬。

        对这种浪漫主义的原本规划。

        并不感冒!

        高纬不想动静国本。

        于是。

        盘算了一下。

        怎么节省怎么来。

        便派上书右仆射。

        欲破胡。

        率一支杂牌军去支援秦中。

        让熟悉江淮地形的侍中。

        王琳。

        全权做他的副手。

        对于这种安排。

        大司空。

        赵彦深。

        深表疑虑。

        “陛下,您让欲破胡喝酒吃肉还差不多,王琳且贪财好色,二人都不能委以重任,请陛下重新选将。”

        高纬说道。

        “赵爱卿,你还嫌撸官撸的不够是吗?在外县没有吃尽苦头?”

        秘书鉴。

        元文中。

        对欲破胡也不太看好!

        他之前曾任秦晋二州刺史。

        对于。

        江淮一带的风情也很熟络。

        说。

        “王琳可以挂帅,但必须要受将领节制。”

        然后再去淮南一带。

        另行募兵。

        这些人为保家乡。

        自然出力卖命!

        高纬。

        对这件事不以为然。

        说。

        “招募那么多兵勇做甚?以后好起兵反我?”

        赵。

        元。

        二人。

        只能四目相对。

        双双唉声叹气。

        欲破胡。

        首次堪当大任。

        不敢辜负众望。

        即刻。

        领兵南下。

        与陈军在十堰相遇。

        王琳。

        见南陈军士气正盛。

        劝道。

        “大将军,你可知南陈军诡计多端,不可小觑,而陈军刚刚凯旋,我等应尽量避免和他们正面厮杀,先遏制住他们的攻势,再慢慢的领兵迂回也不迟。”

        欲破胡。

        窝囊了多半辈子。

        好不容易能打一次硬仗。

        立功心切。

        不听王琳的劝告。

        北齐。

        由乌合之众。

        组建起来的杂牌军成分比较复杂。

        有。

        鲜卑兵。

        汉人兵。

        羌人兵。

        还有西域一带的杂胡兵。

        欲破胡。

        专门挑选身高体壮。

        善于骑射的胡人。

        组成。

        “仓头”

        “犄角”

        “大力”

        先遣队。

        威风凛凛。

        迅速的摆出决战的架势!

        吴忠策。

        早已看出了欲破胡的用心。

        所以。

        显得并不着急。

        而是一个人。

        独坐中军帐。

        拿出一壶刚酿的石榴酒。

        摆上两个菜。

        将巴山太守。

        萧薄科叫了进来。

        说。

        “听闻你打仗勇猛,胆略远超十六国冉闵,你和前辈关羽相比,还是有差距的!你想不想和关羽一样千古留名?”

        萧薄科大嘴一列。

        说。

        “谁不想谁傻子,我天天都想,我朝思暮想。”

        吴忠策说。

        “想便好,根据本都督的观察,齐军的士气全都在那些西域的胡兵身上,你若能消灭他们,敌人便不战自退,想你以后便能和关二爷一样,千古留名。”

        说完。

        便给萧薄科。

        斟酒。

        着筷。

        有模有样的将一块大肥肉夹给了他。

        萧薄科受此礼遇。

        豪气顿生。

        大声说。

        “大都督放心,您只需要告诉我胡兵长什么样,我便杀的一个不留。”

        吴忠策。

        早有准备。

        招招手。

        让人绑来了几名投降的骑兵。

        让他们给萧薄科详细的描述了。

        西域胡兵的特点!

        和体貌特征!

        萧薄科听完了。

        心中便有了印象!

        ~~~~~~~~吨吨吨。

        喝完了三碗酒。

        也不吃一口菜。

        用手背擦了擦嘴角。

        一拱手。

        说。

        “大都督,您就请好吧。”

        酒足饭饱。

        单人匹马。

        披上战袍。

        直奔齐军的阵地冲去。

        望着。

        萧薄科远去的背影。

        吴忠策。

        捋着胡须!

        不住的寒首微笑。

        齐军。

        没有想到。

        凭空杀出一个醉汉。

        那些胡兵刚要弯弓搭箭。

        萧薄科。

        却早已冲到了眼前。

        双手频出。

        连投再砍。

        给胡兵来了个开门大吉。

        一支穿云箭。

        千军万马地府见。

        胡兵应声倒地一大片。

        进得了敌阵。

        萧薄科挥刀乱砍!

        犹如。

        爹打儿子一样。

        一阵暴力的输出。

        杀死了好几个身强体壮的胡兵。

        齐国的军队。

        吓的纷纷后退。

        人踩人。

        人挤人。

        稀里哗啦的阵脚大乱。

        在对面观望的吴忠策看的真真的。

        一挥令旗。

        大军如同潮水般掩杀过去。

        齐军彻底败北。

        欲破胡。

        以最快的速度吃了败仗。

        齐军一时间。

        士气大挫。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

        南陈大军。

        如洪水猛兽一般。

        入北齐无人之境。

        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

        南谯太守。

        许慢。

        率大军攻克了石梁城。

        接着。

        又拿下庐江城。

        南平郡。

        瓦良城。

        似两座孤岛!

        守军吓的不战而退。

        溧阳城的守军抵挡不住!

        约1万人的北齐嫡系部队。

        经过半个时辰的战役。

        只剩下

        3000人。

        便抛出白旗。

        向南陈军祈降。

        “老哥喂,小弟认输了,咱不打了。”

        黄发豪。

        修好工事后。

        严防死守。

        盛怒之下。

        便亲自上阵。

        说。

        “终于该轮到老子闪亮登场。”

        破城之后。

        黄发豪。

        左手持戈。

        右手持戟

        一人一骑。

        逢人就刺。

        守军刚想欲做反抗。

        便一个飞戟。

        贯穿而过。

        将守军杀了个溜干净!

        高唐县守军。

        闻讯。

        留城自逃。

        南其昌太守。

        黄勇。

        攻下了扈渎。

        不久。

        攻下。

        金镛城。

        柏台郡。

        滑台州。

        洛阳。

        大苑。

        勇士谷。

        北齐帝国多数疆域。

        在南陈大军的高压政策下。

        相继投降。

        不管。

        南线的战事如何激烈!

        都与高纬的猜忌。

        有着极大的关系。

        高长恭。

        厌恶了这种平庸的世俗。

        从此。

        不再参与战争。

        “你高纬不是猜疑我?那就容我自降官位,掌管运粮之事吧。”

        高长恭。

        久不参与军事。

        不去前线打仗。

        每天。

        与琼浆美人安享快乐!

        尚武精神。

        早已消磨殆尽!

        那副。

        震慑敌人的青铜盔甲也布满尘染。

        失去了。

        冲杀疆场的胆识。

        更没有了。

        吓退敌军的勇气。

        甚至。

        连骨子里的那腔热血都没有了!

        曾经的高长恭。

        “陛下,敌军虽千万人,吾往矣。”

        现在。

        “不在其位,不知其危,我还是老老实实做个俗人,抽烟,喝酒,烫头吧。”

        看眼着。

        江淮国土沦丧。

        高长恭。

        不但没有请缨。

        重披战袍。

        相反。

        便害怕自己再被征召。

        赶退敌军。

        而再得高纬猜忌。

        每次前线战败。

        传来消息。

        高长恭。

        都要躲在家里来回的踱步。

        忍不住。

        战战兢兢的哀叹。

        “唉,帝国连战连败,要不是兄弟猜疑,我怎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听见有人敲门。

        恨不得。

        一头扎进被窝装病。

        这个时候。

        高长恭也不再去库房。

        看那一杆。

        曾经杀敌无数的龙头亮金枪。

        枪身。

        锈迹斑斑。

        没有了当初寒光夺目的风采。

        龙头亮金枪。

        从130斤的重量。

        蜕至到可以轻轻拿起。

        就像。

        兰陵王英俊的外表一样。

        失去了英武的姿态。

        剩下的。

        只有黯然无色的漂亮。

        兰陵王的一个偏妾。

        正义感爆棚。

        听到帝国接连战败。

        便不忍留下眼泪。

        抹着眼泪。

        劝道。

        “大王,您曾经的英武哪里去了?您身上留下了那么多的疮伤,何不再次为帝国分忧。”

        “您可是最爱民入子的将领,您应心无旁骛,重新上阵杀敌,就算不为高纬,也要为百姓免遭国破之苦,大王,别让奴婢看不起你。”

        高长恭。

        激愤的说

        “即便本王的兵器已氧化,甲胄已不再夺目,只剩两支臂膀,也能震退南陈半边天,高纬压制不让我有所作为,又有什么办呢?”

        偏妾。

        说。

        “大王,奴婢跟了您三年,真想不到您能变成这般模样,我愿以死来感化大王。”

        说完。

        剪下一缕头发。

        作为纪念。

        留给了高长恭。

        便朝亮金枪跑去。

        枪尖。

        虽已锈。

        却然锋利。

        一枪。

        刺穿了身体。

        终于。

        妻子如愿以偿。

        高纬。

        偏偏忘不了自家的哥哥。

        于是。

        招人召兰陵王入宫。

        哀求道。

        “哥哥,咱高家恐不久存了,南陈大军已兵临邺都,不知哥哥愿意领军杀敌,保我偏安一隅之福。”

        高长恭。

        长叹一口气。

        “陛下,长恭愿往,待我凯旋归来,即刻交还兵符于你,这一仗过后,小臣再也不闻帝国事。”

        兰陵王。

        重披战袍。

        戴上那副好久没见大场面的狰狞面具。

        带着焦虑。

        带着不安。

        奔赴疆场!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