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隋唐小纨绔 > 第190章 以剑为赌局

      第190章 以剑为赌局

        “诺!”

        红拂女接受杨聪的指示,轻轻一跃,便跳至大厅中央,舞动了起来。

        红拂女自幼时起,便在越国公府就和舞姬们学习舞技,基本功扎实,加上跟随大都督鱼俱罗练得一手炉火纯青的‘纵云梯’,身形迅敏,如一条红蛇般妖娆。

        剑士舞剑,美人伴舞,刀光剑影,红粉柔情,在座看客皆是纷纷叫好!

        红拂女的舞姿彻底吸引了高贤忠,两支眼睛都快跳出了眼眶子,“杨郡公,你这丫鬟可真是极品,与我这天下第一剑舞师可是绝配啊,出个价吧,老夫要了!”

        “呵呵,就这水平也配称为第一剑舞师?想配上我的师姐,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啊!”杨聪望着起舞弄清影的红拂女淡淡一笑,“能配侠女的只有英雄!”

        高贤忠感觉被杨聪搓了面子,戾气十足,“我以为杨郡公走南闯北,见识有多高深,原来就是个井底之蛙!”

        高贤忠说话之余,为其添茶倒水的丫鬟,忽然不小心碰倒了一旁的盆景。

        丫鬟全身颤抖,立即跪下磕头认罪,“主人,是奴婢的错,奴婢下次一定长眼!”

        高贤忠的双眼已经布满血丝,伸手狠狠掐住丫鬟的脖子,“你这个废物东西,敢扰了高爷的性质!”

        小巧玲珑的丫鬟瞬间便被高贤忠提到了空中。

        “住手!”顿时间,杨聪高声喊道,“高村正,如此小事,岂可生如此大气?”

        听到杨聪的求情后,高贤忠一把将丫鬟扔到了筵席门外的通道之上。

        其实高贤忠并没有给杨聪面子,可怜的女孩颈椎骨早已折断,没有活路了。

        红拂女已经被现场的惨状干扰到了情绪,停下了舞蹈。

        在场除了杨聪一行人,其他人该吃该喝,剑舞师依旧在翩翩起舞,仿佛杀个丫鬟就如捏死个蚂蚁般轻松平常。

        杨聪也被高贤忠的暴戾深深触动,自己刚才搓了高贤忠的锐气,他就将火气转在丫鬟身上,天子脚下,皇城之根,竟然有这种草菅人命的混账!

        高贤忠的戾气还没有消散,继续叫嚣着:“杨郡公,你口口声声说我这剑舞师不是天下第一,你可敢和老夫打个赌?”

        杨聪淡定自若道:“赌就赌,若你能证明他是,我便将白鹿原给你,从此灞下之人不再踏足白鹿原一步!”

        “就这点赌资?你要将逃跑的女人给老夫带回来,并且每年给老夫五千石粮食,你要赌什么你也可以随便提!”

        高贤忠似乎认定了自己会赢,那真是狮子大开口!

        徐世绩在一旁悄声提醒道:“聪哥,别接这个赌局,显然这个老狐狸有必胜的把握啊!”

        此时的杨聪,大脑正在高速分析着局势。

        灞下村现在发展处于上升期,严重的劳动力不足,正是四处收人阶段。

        这个高贤忠如此拿百姓不当人,灞上的村民连自己的土地都没有,任其鱼肉。

        这可是个给我灞下增加人口的好机会啊!

        杨聪的眼神逐渐兴奋了起来,这个高贤忠多次要求将拐跑的女孩归还,这神秘的女孩究竟掌握着什么秘密?

        收回思绪,杨聪淡淡一笑,“本公子不贪心,要的不多,五百个村民!”

        “只要我赢了,我会带五百个主动跟我的村民离开!仅此而已!”

        看着杨聪羊入虎口,徐世绩是异常的揪心,选择相信杨聪,等待奇迹的发生!

        高贤忠此时心情已经到达了顶点,“哈哈哈,彬儿,快,快去书房,去拿三年前,大兴街会的魁榜!”

        高贤忠继续高呼着:“孤陋寡闻了吧,每三年都会有街会,会比试各种技艺,大到比武擂台,小到吹拉弹唱,我这剑舞师韩章,正是三年前街会的头甲,他不是天下第一,谁是第一?哈哈哈~~~”

        被高贤忠吹嘘一通,正在舞剑的韩章得意连连,杨聪却也并没有惊慌失措。

        杨聪豁然提醒道:“姐,你的舞伴可是天下第一,你可抓住这次机会,好好舞,使劲的舞,不能让他出去笑话咱们越国公府啊!”

        “诺!”红拂女接收到杨聪的命令,开始卖力起来。

        只见红拂女开始放大自己的肢体动作,在韩章的身上左右摇晃,甚至双臂都要和韩章重合。

        如果抛开赌局,这绝对是杨聪毕生见过最唯美的舞,也是红拂女最妩媚的一次。

        红拂女继续扭动着腰肢,几乎与韩章抱在一起,韩章也惊叹红拂女的宛若天人。

        二人已经完全成了一个整体,四臂紧贴,看的高贤忠都流出了口水,心道一定要征服这个女人。

        就在剑舞师韩章完全入戏,意乱情迷之时,红拂女雪白的玉璧勾住了韩章的右腕。

        红拂女集中内力于手臂,刹那间发力,韩章的剑竟然抹了自己的脖子......

        此时的高彬,正举着街会舞剑师魁榜归来,眼睁睁看着韩章颈间动脉射出的鲜血。

        红拂女装作万分惊恐,躲到了杨聪的一旁,“郡公,奴婢不知道,为何会有如此意外发生!”

        高贤忠已经失声了,瞪着充满血丝的大眼,张着大嘴,看着韩章在射血,“你,你,你!”

        “你杀了他!你让你的丫鬟杀了他!”高贤忠如野狗般嘶吼起来,宴会厅内所有的丫鬟家丁此时无人敢动,每个人都怕自己被高贤忠转移怒气残害至死。

        “放肆,我看你是想杀我才对!”口舌如簧的杨聪开始反驳,“杨某虽然卑微,却也是大隋右领府军中郎将,有掌兵之权!”

        “这韩章只是一个小小剑武师,竟然手持真剑起舞,并且多次向本郡公挥剑,我看高村正摆脱不了刺杀之嫌吧!”

        杨聪起身,步步走向高贤忠,并且捡起地上沾血之剑,“依我看,就由杨聪陪着高村正去一趟大理寺如何?由大理寺卿赵大人亲自查审,看看高村正是否还有其他人命官司在身!”

        “哈哈,哈哈哈~~~”

        杨聪并没有想到,高贤忠会丝毫不慌张,并且大笑起来,“定我罪?皇帝来了也不会定我罪!”

        高贤忠如此大言不惭,宴会厅内所有高家爪牙包括高彬也是憨笑连连。

        只见高贤忠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端坐于坐塌之上,淡然道:“想抓我,还要问问当今陛下的免死金牌,同不同意!”

        ......

        7017k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