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分家

      第三百二十四章 分家

        “话不是这么说,”二老爷快步进了院子,人未到数落声已先至。

        “大哥如今行事,我是一点都看不懂了。大哥就算不为了家里人想,也好歹要为了母亲想想。母亲这么大年岁的人了,哪里还能受得住连番惊吓和打击?”

        站到徐滨之面前,不等他分辨又训斥:“大哥是一家之主,你做的决定做兄弟的也没法反驳,可大哥行事好歹也要靠得住一些,你先是抗旨不尊,又与安王正面冲突,现在又将顾二公子也给气走了。”

        二老爷狠狠拂袖:“大哥,你这般行事,难道真的不怕带累了全家?”

        徐滨之抄着手,宽袖垂落在腹部:“二弟,你太慌乱了。此事为兄心底有数,即便经历波折,或许也会有牢狱之灾,但最后的结局必定是好的。”

        “什么?”二老爷勃然大怒,“牢狱之灾?还如上次那般?大哥,你明知道事情会发展成那样,为何还要坚持?宁姐儿去做安王世子妃有什么不好?又哪里有委屈她?她一个老姑娘,又做了十年质子,人安王家不嫌弃咱们就该烧香拜佛了,你怎么反而还挑剔起来?”

        二老爷的话着实戳中了徐滨之的心窝子,他小心翼翼回头看了徐长宁一眼,见女儿垂眸不语,心里便像被人戳了一刀,当即冷下脸:“二弟,你慎言。”

        “大哥,该你慎行才对!”二老爷忍无可忍地道,“我好端端的,凭什么要被你们长房带累?大哥你若是不肯答应安王的婚事,一门心思的要抗旨不尊,你可别怪弟弟不讲情面!”

        院内一片安静,徐滨之望着二老爷一言不发,二老爷看徐滨之并未如从前那般训斥自己,心里也颇为得意。下巴扬得更高了。

        “大哥,你怎么说?”

        “你希望为兄如何说?”

        “大哥若是真为家里着想,就该亲自去安王府负荆请罪,将徐长宁送到安王府去,以平息安王与摄政王的怒气。”

        “那不可能。”

        “你!”

        二老爷气得跳脚,也顾不上什么长幼了,手指差点戳进徐滨之的鼻孔:“你这般不顾全家中,是逼着我与三弟带着母亲与你分家!”

        一句分家,吼得振聋发聩,满院子的下人都被吓得恨不能自己不在当场。

        徐长宁着实看不过去,笑了笑道:“二叔这话说的,难道一家人就是只能同甘不能共苦?我父亲既然决定这样做,必定是能保证全家人安全才会如此,这么多年来,我父亲可曾有害过家里的谁?相反,不论是二叔还是堂兄弟们,都多有借住我父亲能力的时候。怎么,眼下刚出一点事,二叔就想着要分家了?您这样说,我三叔知道吗?我祖母同意吗?”

        徐长宁的话刀子似的,说得二老爷满脸涨红,色厉内荏地斥骂:“好你个死丫头,事情都是因你而起的,你这会儿反倒敢来与我这么说话,长辈说话,还有你开口的份儿?这就是你爹教你的规矩?”

        “规矩好不好的,大家自有公断,二叔分明是欺负我父亲寡言,想不到二婶不在了,二叔倒是比二婶还能强词夺理。”

        “小贱人,你讨打!”

        二老爷怒不可遏,扬手便要扇徐长宁的耳光,被徐滨之一把拦住了。

        “就依你。”徐滨之怒极,声音却不见拔高多少,“只要母亲同意,便依你。”

        “哼,算你识相。”二老爷暗自松口气,转身就往内宅走去,所过之处,仆婢们无不噤若寒蝉,垂首退后避让。

        看着二老爷的背影,徐长宁道:“父亲,父母在,不分家……”

        “他能来做这个出头椽子,就说明你三叔私下里也是这样的想法,我做的事,的确也有可能会带累家人,谁也不能保证事情就一定不会发生意外。”

        徐滨之叹息一声:“这世上,恐怕愿意与我共同承担风险的,只有你母亲与你了。”

        一家人既然能够共同富贵,也应该能一同经历风雨。她相信,即便母亲对父亲再有气,关键时刻也是愿意站在父亲这一边的。

        徐长宁跟随在徐滨之身后,一路来到内宅荣鹤堂时,二老爷已在老太君处叫嚷开了。

        “母亲,大哥他执迷不悟,宁可拖死咱们全族也不肯答应让徐长宁去做安王世子妃,我与三弟商议过了,这个家,不分不行了。”

        老太君手里捻着的紫檀木佛珠落在地上:“你,这万万不可啊……”

        “母亲难道只偏心大哥一个人,难道我与三弟就不是您的儿子了吗?”

        二老爷扑通一声跪在老太君面前,疾言厉色道:“母亲,不是儿子不孝顺您,儿子提出分家,也只是想将长房分出去,大哥这个徐家的族长做的不称职,他为了一己之私,竟连全族人的性命都不顾了。”

        一直沉默的三老爷和三夫人也跪在了二老爷身边。

        “母亲,儿子素来敬重大哥,只是这一次大哥的做法,等于是将全家人都至于风口浪尖上,儿子实在不赞同。”三老爷也道。

        三夫人低垂着头衣袖拭泪,借此动作偷偷观察老太君的脸色,见老太君情况尚可,才道:“母亲,媳妇也不赞同大哥的做法,咱们徐家这么一大家子,不能只因为舍不得一个姑娘而搭上全族人啊。大哥虽是族长,有了吩咐我们不敢不听,可大哥这么做,也太叫家人寒心了些。”

        二老爷义正辞严道:“就是这个道理,难道为了她徐长宁一个人高兴,就要将二房三房所有人都不当人看了?还有母亲,难道大哥这般抗旨,就不在乎母亲也给他们牵连了?”

        老太君望着徐滨之:“老大,要不你还是遵旨吧。”

        一直沉默的孟氏和阮氏也都看向徐滨之,紧张地瞪着他的回答。

        徐滨之目光深沉,轻声道:“母亲,儿子早年犯过错,不想再犯第二次。宁姐儿的婚事我不能强迫她,而且我也保证此番做的事不会对咱们家造成不好的后果,其中虽或有波折,但就如上次一样,定然会逢凶化吉的。”

        二老爷气的翻了个白眼。三老爷与三夫人也都小声低估:“我们凭什么要跟着受苦啊。”

        徐滨之续道:“既然二弟三弟都这么说了,儿子也不想强迫他们,只要母亲一句话,我长房立即从徐家分出去。”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