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直播之狩猎荒野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猎人模式(求月票)

      第六百五十三章 猎人模式(求月票)

        刚刚被对面狙击手压着打,琴科夫早已憋了一肚子火。

        如今听到王奎的命令后,登时从树后冲出来,抄着r5步枪,对着山头一阵扫射,就迅速跟上王奎的步伐,从侧面快速进攻。

        常规军事化作战下,狙击手的环境异常险峻,不但需要面对敌方的冲锋组、狙击组,甚至还需要面对机枪火力手,以及重炮手的轰炸。

        上次也门一战,几乎就是一个常规作战的缩小版。

        但这里毕竟是南非。

        国家虽然不禁民用枪,但像机枪、火箭炮这种大威力杀伤性武器,可不像也门那种战乱国家,那么容易搞到,能把轰炸穿越机拆分偷运进来,已经算很牛逼了。

        所以。

        坎昆咬死了对面的狙击手和观察手后,那么整场战局的控制权,就沦落到了他的手中,主宰一切!

        【卧槽!老奎这冲刺速度也太快了!】

        【这就是推上敌人高地的感觉么?】

        【冲!兄弟们,一波了!】

        【我光是听着枪声,手心都紧张得直冒汗!】

        ……

        喊完命令,王奎拍地前冲的瞬间,直接开启了狩猎律动,在杀意波动的强化下,他的五感及神经、机体反应水平,全部得到了提升。

        在360记录仪的第一视角拍摄下,观众们只能看到老奎的两条持枪的手臂,以及他脚步踩踏草地的沙沙声,还有跟随步伐跑动的粗喘声。

        “他们上来了!”

        “我过不去,正面压力太大了!”

        杰西尼想要让玛西亚去西侧架枪,可玛西亚根本脱不开身,一但她改变方向,没了对南侧的压制力,那么马约尔等人就会趁机从正面压进来。

        这就是近距离作战下,人数多,发挥的优势。

        汉默瞥了一眼被碎片溅伤的吉拉德,“你怎么样?”

        “没……事……”

        吉拉德说话的时候,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似乎还有些漏风,但他的面色,始终还是面无表情。

        汉默当雇佣兵的时候,这种血腥场面早已见怪不怪了,“你去西面拖住他们,我尽快配合玛西亚解决掉对面的狙击手!”

        吉拉德没有再说话,只是丢掉了手中被坎昆击碎枪管的废枪,从后背又取下另一把ak,快步朝着西侧冲去。

        望着吉拉德消失的背影,汉默这才匍匐到山坡顶部,压着声音,对杰西尼直接说道:“如果五分钟内解决不掉对面的狙击手,我们就走!”

        吉拉德抖了抖眼睑,点了点头。

        汉默这句话,并没有用对讲机说。

        这说明,他这是要学陈昂,让吉拉德为他们当替死鬼。

        其实也不怪汉默心狠,现在他们已经被王奎的小队彻底咬死,官方的红外无人机又已经锁定了他们,如果五分钟内,能解决掉对面的狙击手,靠着玛西亚的压制,也许还能翻盘。

        可如果五分钟拿不掉,就意味着交火会陷入僵持,甚至被对面攻破。

        前者,拖到大部队赶来,玩完;后者,直接玩完!

        土坡正南面。

        在得到蒋晨的帮助后,坎昆简直化身死神,一枪一枪,压着对面的狙击手频繁换地方,如果是半自动狙击步枪,配合蒋晨快速、精准的报点,估计这时候对面连头都不敢冒出来,毕竟栓动步枪虽然威力大,但需要旋转后拉换弹,射速很慢,基本没有补枪的可能,无法像半自动那样,做到持续性的压制。

        但即使如此。

        拿到控制权后的坎昆,仍旧牵制着对面狙击手、观察手,主力输出三个人!

        另一边。

        王奎跟琴科夫正快速从西侧沿着土坡周围的树木和灌丛狂奔,就在两人找到一处合适的抢点,准备攻入的时候。

        哒哒哒!

        一个短点射,瞬间打在了两人的身前。

        “隐蔽!”

        王奎喊了一声,鞋子擦着草地,滑到了一棵树干后。

        对方的那个awm狙击手之前已经看到了他们的位置,自然也知道他们准备分成两面包抄进攻的策略,所以派人来拦截很正常。

        “对面好像只来了一个人!”

        五米外的另一棵树后,琴科夫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土坡上,“王奎,你枪法好,架他,我冲一下试试!”

        这是二打一,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战术,一人吸引火力,一人射击。

        王奎本来想自己冲,让琴科夫架枪,因为这家伙的突击步枪火力更猛。

        但没想到,说完话后,也没等他答应,琴科夫就已经拎着枪冲上去。

        果不其然。

        双方都是有夜视仪的,在琴科夫前冲的瞬间,坡顶的那个人影就开始狂扣扳机,见状,王奎立即将眼睛贴在瞄准镜上,对准山顶喷射火蛇的枪口,砰,开了一枪。

        可没想到。

        这一枪,仅仅压制了对方不到半秒钟的功夫。

        在琴科夫再次迈腿的刹那,一连串的子弹,再次扫了下来,亏得琴科夫整个身子还没来得及全冲出去,及时收回了脚,否则一次攻击,指定会把他的腿废掉!

        【这人感觉好猛啊!】

        【是陈昂么?】

        【应该不是吧,陈昂是盗猎者,ak应该玩得没这么六!】

        ……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王奎眼中也充满了骇然。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反应过来,对琴科夫进行火力压制,说明他压根儿就没躲他刚才打的那发子弹!

        这么头铁?

        不怕死?

        虽然是反斜坡,对方有高度优势,但枪口、手臂,甚至脑袋,都有可能被擦中的啊!

        这个交火风格,让王奎马上联想到了刚才那些不怕死,自杀式拖住他们的叛军士兵,于是立马对琴科夫喊到:“小心!对方可能是盗猎叛军!”

        “不是简单的盗猎叛军,他扫射起来跟那帮疯子不一样,又准又稳,能扛着ak的大后坐力,还能达到这个水准,这人估计之前是打机枪的!”

        琴科夫在退役前,就是部队班组的火力手,成为职业猎人后,面对棕熊、野牛等大型猎物,使用的也都是大后坐力,大威力武器,所以他对这种输出模式,非常熟悉。

        事实上。

        琴科夫猜的没错。

        吉拉德在成为萨朗的得力干将前,就是军队中的机枪手,如果这时候能有一挺机枪,他完全可以把坡下的这两个人压得一丝都动不了。

        但现实没有如果。

        就算汉默真的有渠道可以弄到轻机枪,打到现在,也早就没了。

        机枪最适合的,是固定阵地战。

        可这一路与对方的数次交手,全部都是边移动边打,这种状态下,机枪太笨重了,一挺轻机枪少说也得十七八斤,而一个75发弹鼓,就十二三斤重,手持一台三十斤的东西来回奔跑,灵活性太差,估计早就被对面狙击手干掉了。

        没有车辆等运输工具,扛着机枪根本没法跑。

        不过。

        机枪与突击步枪的差别,除了威力,就在于持续性和精准性,而他手中的ak,本来就是出了名的耐操,吉拉德因为机枪开久了,早已适应了大后坐力,所以ak这点儿后坐力,他还是很轻松就能压住的,所以开得非常稳。

        调成全自动后,只要压缩短点射间隔时间,就可以在防止枪管过热的阈值下,发挥出近似机枪般的压制力!

        眼看着夜视瞄准镜下的树干的野草再次扭动,吉拉德毫不犹豫又扣动了一记短点射。

        嗒嗒嗒!子弹打进泥土,琴科夫赶忙将脚又缩了回来,“果然,对面的反应很快!”

        看着他跟老奎两个人被对面牵制住,观众们也在思考,该如何破局,可没等大家说出个所以然,琴科夫就喊了一声:“但再快,也只有一个人,一把枪!特佩洛夫!”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老水友们都知道,是琴科夫的那条猎犬!

        霎时,野草间响起一阵沙沙的奔跑声,一条黑背白腰,体型巨大的猎犬,窜到了琴科夫身旁,它有着魁梧的身材、庞大的体型和健壮的肌肉,仿佛高加索犬一样,看起来就像一头熊!

        中亚牧羊犬!

        看到这一幕,王奎瞬间明白了琴科夫的意图。

        猎人模式!

        利用猎犬去牵制目标!

        的确,正如琴科夫所说,就算对方火力再猛,也只有一个人,一心不能二用,猎狗与人,他只能选择一个。

        在狩猎中,这样做的成功率很高,往往猎犬吸引猎物注意力时,猎人就可以趁机一枪结束目标生命,但同时,负责吸引猎物的猎犬,同时也要承担被猎物攻击的风险。

        往常,这个风险会视猎物的难度而定,从野兔到大猫,无论目标是什么,毕竟是肉搏,至少还有回旋的余地,可现在,猎犬面对的是热武器,虽然人的反应速度不如动物,但子弹的速度,可是突破音速的啊!

        琴科夫现在,就等于是在拿特佩罗夫的生命在冒险!

        有些观众一开始还觉得他有些自私,但仔细想想看,老奎跟琴科夫他们,今晚不一直都是在拿彼此的命冒险么?

        人可以,为什么猎犬不行?

        更何况,中亚牧羊犬,名字里只要是带牧羊犬的工作犬,首要技能,就是奔跑!

        “琴科夫,等等!”

        王奎喊住了准备进攻的琴科夫,拉了个长哨,下一秒,一道更快的影子,如闪电一般,从野草间飞奔到了他身边。

        拔都!

        平原战神!

        犬科中最快的存在!

        看到拔都后,琴科夫点点头,有了拔都、特佩洛夫一起出动,危险性再度降低百分之三十,“上!”

        话音刚落。

        嚓!拔都跟特佩洛夫几乎是同时出动,身子快速略过野草,撕扯的沉闷声,仿佛赛车热熔胎在柏油路上摩擦!

        尤其是拔都,到了平原,遮挡物少,对它来说就像是鱼入大海,鸟上青霄,身影完全让人捉摸不透。

        夜视仪下,似乎面前的草,全都动了一样!

        哒哒哒!吉拉德狂点扳机,身为盗猎叛军,他自然知道猎犬的威力,可不是一般家养的小狗,真扑上来咬你一口,一样会造成重伤。

        但是。

        就在他扣动扳机扫射猎犬的刹那,琴科夫同样也架起步枪回击,同样是火力手,他的后坐力压得一样稳,手中的r5步枪,只用了三四秒,就打没了子弹。

        下一刻,他连弹夹都没换,直接扔掉了r5,从后背甩下之前摸尸所得的ak,对着坡顶,又是一阵乱扫。

        趁着琴科夫火力压制的同时,拔都已然冲到了上坡!

        这个角度下,如果对面想要射中,就必须加大俯角,也就意味着,他要暴露更多的身体面积。

        面对一人冲锋,一人架枪。

        暴露,就是死!!

        但是。

        就在王奎已经架好,准备瞄准的同时,瞄准镜内,并没有出现那个人的脑袋,而是一个黑乎乎的棍状物体。

        是手臂!

        “手雷!!”

        砰!

        王奎大吼一声,用最快的速度,瞄准,果断扣动扳机!

        噗呲,子弹瞬间打断了敌人的小臂,巨大的动能,令半截手臂连带着他攥着的物体,直接飞到了半空中,掉落在下坡上,轰隆,化作一团血雾爆开!

        好在老奎嘶吼的同时,琴科夫跟特佩罗夫就已经做好了匍匐的动作,而拔都则是一下子冲上了坡顶,对着人影,一口咬了过去!

        【尼玛!这一枪神准了!】

        【关键时刻,老奎这一枪又救命了啊!】

        【啊啊啊!老奎牛逼!】

        ……

        就在直播间沸腾的同时,王奎已然甩回步枪,换成了双管猎,拔腿就向山坡冲了上去,要知道,刚才因为角度问题,手雷落到坡下,是炸不到那个男子的!

        虽然他断了一臂,但只要还有一只手,仍旧还有反击能力!

        而现在坡上,只有拔都一个!

        好在。

        琴科夫在躲避完爆炸后,也同时跟特佩罗夫冲了上去,接下来两秒内,坡后连续响起两声枪响,都是ak47的声音。

        王奎急得连滚带爬,翻上了山坡。

        下一秒,面前赫然坐着一个满身是血,身穿着迷彩军装的蜈蚣疤光头,他的左手手臂,已经断裂,右手整个烂掉,看着旁边同样被打弯的枪械,估计是琴科夫开的枪。

        眼看着冲上来的王奎。

        蜈蚣疤光头还想反抗,琴科夫直接抬枪。

        “等等!”

        7017k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