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s>

    <s id="mzdrc"></s>

      <s id="mzdrc"><nav id="mzdrc"><track id="mzdrc"></track></nav></s>

      <wbr id="mzdrc"></wbr>
    1. 亲亲小说网 > 我变成了一只剑齿虎 > 第一百零二章 狐假虎威

      第一百零二章 狐假虎威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方寅都会抽时间对大河狸进行一番驯兽调教。

        不是训练它进行挖洞掘穴,就是指挥它去修补堤坝。

        这对于方寅来说也算是某种生活乐趣,不然每天过着狩猎、休息这般两点一线的生活,也实在没什么意思。

        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大河狸明显比之前听话聪明多了,只要方寅做出一个肢体动作,它就懂得他的意思是什么,立刻便去执行。

        并且,前不久还有几只灰狼将主意打在了大河狸的身上,还是方寅出面帮它解决了这个麻烦,将那几只灰狼给杀死了。

        这也让大河狸明白方寅不仅不会吃了自己,而且还会保障自己的安全。

        于是,大河狸再见到方寅的时候,也不像一开始一样总是吓得瑟瑟发抖了。

        对于这一变化,方寅也是颇为满意,这便是双方建立信任的伊始。

        到后面,方寅也没有再拉着大河狸和自己一起回洞穴了。

        这个胆小的家伙已经知道自己有一个刃齿虎大哥罩着,又哪里还会选择跑路?

        ……

        夜色渐浓。

        方寅已经回到自己的洞穴歇息了。

        另一边的河塘与小树林里,阒寂无声,连鸟叫虫鸣都听不见。

        就在方寅意识朦胧,沉沉地进入梦乡没多久之后,一阵“吱吱”的叫声却是让他瞬间惊醒。

        一睁眼,方寅便看见了大河狸在自己的洞穴外焦急地兜转,不停地发出叫声,显然是出现了什么情况。

        “吼~~”

        方寅朝它低吼了一声,随即抖擞起精神,迅速地朝着河塘的方向赶去。

        不多时,赶到现场的方寅便看见了一道雪白的身影,犹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穿梭在小树林之中。

        那双宝蓝色的眼眸在夜色之中,散发着一道幽寒的光芒。

        果然,那只雪白雌虎出现了!

        鱼儿上钩了!

        “吱吱~~”

        身旁的大河狸再次见到雪白雌虎,吓得又是一哆嗦。

        方寅眼疾手快地伸出虎掌,按住了它的脑袋,让它不要打草惊蛇。

        雪白雌虎的行动很谨慎,森冷的目光在四周逡巡着,表现得格外警惕。

        不过方寅和大河狸都隐藏得很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雪白雌虎并没有发现他们。

        就这样,雪白雌虎缓缓地走向了一棵松树,即便光线很暗,但她依旧可以看清树梢上挂着的一串串鲜美肥嫩的鱼肉串。

        上一次,她就没能抵挡得住这赤裸裸的诱惑,爬上树偷吃了几串鱼肉,那滋味真是让虎口齿生香。

        这几天,她又没能捕获到猎物,于是饥肠辘辘的她又回想起了这一顿鱼肉的滋味。

        不劳而获,真的很容易上瘾!

        先是做贼心虚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安全之后,雪白雌虎才是一个助跑,准备上树。

        但是,还没等到她接近松树,便猛然感觉脚下一空,“哗”的一声,整个身躯就此掉进了一道被灌木杂草完美隐蔽的土坑之中。

        “嗖——”

        此时,躲藏起来的方寅也是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当他赶到那一道土坑的近前时,正好就看见雪白雌虎试图拼命跳出土坑的场景。

        可是,土坑的深度明显超过了她的跳跃高度极限,任凭她怎么努力,到头来也只能翻滚地跌回坑底。

        尝试了几次之后,雪白雌虎原来漂亮的毛发便沾满了灰尘泥土,就像是凤凰一下子变成了土鸡,显得无比狼狈。

        “没想到这陷阱居然这么好用啊,将来也许还能拿它来对付其他的掠食动物?”

        方寅看着这一幕,也不禁暗暗咋舌。

        如果在坑底再插上一些尖锐的石头树枝,那么杀伤力可就不一般了。

        就算是什么巨型短面熊、美洲拟狮掉下去,不死也要掉层皮吧?!

        以往因为这种陷阱的工程量太大,方寅不可能花费那么多时间去捣鼓。

        但现在嘛……刚刚收了一个能干的小弟,这种粗活儿让它来干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方寅越想越觉得自己的驯兽本领有用,需要继续发扬光大。

        姗姗来迟的大河狸在见到自己所挖的土坑居然困住了这只雪白雌虎,也是“吱吱”地叫个不停,又惊又喜。

        而在此时,坑底的雪白雌虎也终于发现了地面上的方寅和大河狸,这时候她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他们捣的鬼。

        “吼!!吼!!”

        雪白雌虎恼怒不已地朝着方寅放声吼叫,声音在夜空回荡,尤为凄厉。

        “偷东西被逮住了,脾气还这么大。”

        方寅也懒得做出回应,瞅了雪白雌虎几眼,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就让这个小丫头在土坑里面壁思过几天吧。

        “吱吱吱!!”

        大河狸也深谙落井下石的道理,一边朝着土坑里的雪白雌虎发出吱吱的尖锐叫声,一边还扔了几块小石头下去,正好砸中了她的脑袋上。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吼——”

        雪白雌虎气得嗷嗷大叫,一次又一次地起跳,拼了命地想要跳出土坑,那气势汹汹的阵势吓得大河狸赶忙掉头逃跑。

        不过,发现她使出浑身解数就是跳不出土坑后,大河狸又屁颠屁颠地折返回来,洒了把泥土进了土坑,实在有几分得意忘形。

        回头看了看大河狸的举动,方寅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家伙是不是飘过头了啊?

        什么叫做狐假虎威,他也算是见识到了。

        大河狸和雪白雌虎一直折腾到了下半夜,后者才是彻底精疲力竭了,趴在坑底里一动不动,似乎是睡过去了。

        方寅也已经回到洞穴继续歇息了,并且让大河狸看住这只雪白雌虎。

        第二天,当方寅再次来到土坑的时候,发现坑底的雪白雌虎还在锲而不舍地尝试跳出来,甚至自己也开始刨起了土。

        还想学肖申克的救赎?

        那就让你挖,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结果很快便揭晓了,雪白雌虎连一天的时间都坚持不下来,因为她已经饿得没什么力气了,最后只能无力地瘫倒在坑底,似乎正在闭目待死。

        面对大河狸的挑衅,她也没有心思回应了。

        “吼~~”

        不过,就在这天傍晚的时候,雪白雌虎却是听见土坑外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吼叫。

        接着,一大块巨爪地懒的血肉便是从天而降,掉到了她的跟前。

        雪白雌虎明显愣了一会儿,无神的眼睛瞬间迸射出了光彩,随即便狼吞虎咽地开始撕咬起眼前的食物。

        土坑外,方寅看着这副模样的雪白雌虎,心底浮起了一丝笑意。

        自己的驯兽本领真是越来越高超了……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974xs.com